2米內發燒人現形!亞迪電子熱像體溫儀,為何不怕全球斷鏈危機

資料來源:數位時代 / 文 吳元熙 2020.03.18

準!射擊!」面對1公里外敵人,狙擊手仍能靠著鏡頭追蹤體溫,在漆黑夜裡掌握對方動靜。電影裡常見情節,其實只是「紅外線熱成像」原理的應用之一。這項技術,從早期的軍事用途、工業管線監測,一直到最近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爆發,才更受到廣大消費者注意。
紅外線熱像儀功能可分成兩種:熱影像(Imaging)與熱像測溫(Thermography)。前者呈現物體不同溫度的亮度對比,後者除要求影像外,更重視在動態環境中標示出溫度。「電話真的是一直響,問我們開學前能不能出貨(體溫篩檢儀)。」亞迪電子副總經理蘇主勝說:「過去,大家都覺得管制發燒是疾管署的事,我想信這一波疫情會帶來改變,讓技術走向日常。」

 

2018年,亞迪電子發表一套非接觸式生理照護系統,結合熱成像測溫與生理雷達技術,能在特定距離且無干擾情況下,監測人體與動物的體溫、呼吸與心率。這套系統在台灣、日本、中國都有導入案例,運用於長照和畜牧市場。
「人體量測比工業困難的原因在於:同一點溫度不能有太大起伏,得更加精準。因此,同業比的是,誰能用熱像儀穩定測出體溫。」蘇主勝表示。
他解釋,使用紅外線額溫、耳溫產品,雖不需碰觸人體,不過感測距離有限,且容易受量測者的穩定度影響;相較之下, 熱像體溫儀距離能拉至約兩公尺,擁有連網監控功能,並會主動追蹤人體、提供發燒警報,才會在武漢肺炎延燒期間獲得不少目光 。

 

販售紅外線熱像儀業者不在少數,亞迪電子特別在哪,為什麼敢喊出自己是「台灣第一」?
2017年,亞迪電子開啟和歐洲紅外線熱像半導體龍頭製造商LYNRED合作,採用LYNRED一次性授權的紅外線探測技術,由亞迪電子開發功能性模組、校正溫度系統,雙方於2019年第三季試樣,目前已成功出貨。
這款模組,是目前唯一採80×80像素、無快門(shutter-less)、30FPS(每秒顯示禎數,Frame per Second)高連續張數功能的熱像溫度感測模組。
「 台灣幾乎所有業者都仰賴進口,我們不只有成品,連熱像測溫模組都是自己的。 」蘇主勝強調,要避免產品缺貨,首先要把技術和零件抓在手裡,這是亞迪兩年多來一直努力在做的事。

 

為了打造出這款產品,亞迪董事長周育良還在法國投資了一間小型的紅外線熱像半導體設計公司,引進技術人才。

走「低解析」路線,產品價格僅他廠2成

 
如同拍照,紅外線熱像測溫的畫面,其實是由一張張照片組成,張數愈高、追蹤目標的速度愈快。快門的作用,則是當感熱元件吸收一段時間熱能後,能強制切斷重來,重置測溫,避免數值失準;缺點是,快門用久會損壞且無法維修,測溫數值也不穩定。
只不過,亞迪的測溫影像走「低解析度」路線,和國外產品主攻「高解析度」不同,經常受到同業攻擊。蘇主勝表示,這是目標不同帶來的差異。「如果產品爆貴,就算能把人看得很清楚,能導入到多少地方?」
但也因為如此,相較於市售紅外線熱像體溫儀要價30~50萬新台幣,亞迪透過其系統整合能力與自有模組,產品價格可壓在大廠的兩成。

 

亞迪目前共開發出四款熱像體溫儀,導入多間學校、購物中心與大樓,亦獲得聯電在台灣及中國的工廠採用。未來目標,是讓自家感測模組能與監視器、電子廣告看板等帶有鏡頭的設備結合,快速打入消費者市場。
這波疫情讓紅外線熱像儀真正被消費者注意、被市場接受,而不是像過去,僅限在特殊領域裡,「說穿了,以前沒有台廠要做紅外線熱像體溫儀,就是因為不好賺;工業領域,甚至有機會賣一台、賺一年。」
蘇主勝說,「如同組成口罩國家隊用意,是讓台灣有足夠的生產能量,讓民眾毋須恐慌。」他強調:「擁有自主熱像測溫模組,也等於告訴大家:我們有技術,不用怕別人斷貨。」